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 {{ 'fb_in_app_browser_popup.copy_link' | translate }}

{{ 'in_app_browser_popup.desc' | translate }}

Sweetheart Special|$520 off for every $4500 on featured items.

Spend $3000 above to enter the draw for Häagen-Dazs voucher (Taiwan only)

collection

 

鑽石你買的究竟是什麼?

 

 

 ― BY ruby

2023年03月06日

 

 

 

鑽石自古象徵永恆與不變的愛,在珠寶世界中,自人類文明的出現,就屹立至高地位不曾動搖。

 

 

希臘神話說,鑽石是神的眼淚,也是彗星的碎片,一枚鑽戒,見證了無數愛情動人的時刻,也在情愛消逝之際被扔擲在地上,馬桶,水槽伴隨吵鬧和爭執聲被淡忘。

 

 

十幾二十歲時,對世界擁有無限美好憧憬,聽著動人浪漫的故事,多少次想像,被心愛對象捧在手心,用一個鑽石套牢,宣告「愛你直到永遠,至死不渝」。 不管是Harry Winson, Cartier, Tiffany, Chaument, 還是 De Beers,販售都是人類對愛情的極致美好,而不同克拉的大小鑽戒,彷彿代表了愛的份量,如同那顆封神的粉紅鴿子蛋,就使得《色戒》裡的王佳芝,在最後一刻淪陷一念之間。 鑽石是財富地位的化身,那些重要的盛裝聚會,不乏見到精心打扮,在頸項指戴上指掛滿珠光鑽飾的賓客,用不自然的肢體動作,力求展現身上行頭,表示「我過得比你好」。 

 

 

而我總不經思考,究竟鑽石的意義是什麼?  為何這個物質能在人類歷史中身分地位的象徵,扮演如此舉足輕重的角色? 按照物以稀為貴的說法,鑽石與地球形成與相當的時代,其年代亙古久遠無可厚非,其中開採困難,耗費大量人物力資源才能取得的稀缺性,確實也只能反應在資本主義金字塔的階級之間。 

 

 

然而,在指數成長的數字化時代,人類的資產早以不在是以單純的物質衡量,財富以更多不同的型態存在,價值的認知也不僅限於觸目可及的那些富貴榮華。雖著邁入三字頭,消費的習慣逐漸改變,開始減少不必要的短暫消費,試圖延長物件使用壽命,與其選擇流行,不如選擇經典。

 

 

近日在整理櫥櫃時,看見裝在盒子裡面的鑽石戒指,想起上次戴上她,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,而當時收下鑽石的片刻的驚喜與喜悅仍舊歷歷在目,隨著首飾盒刻畫在回憶中,但這些年與另一半的美好記憶,更多的確實那些讓人會心一笑的日常點滴吵吵鬧鬧。

 

 

對於絕大部分的人們,珠寶首飾,大多是做為日常點綴,祈福祈願,情感聯繫信物等用途。當一件飾品配戴在你的身上,即將展開新的旅程。即便我們可以戴上一樣的飾品,卻無法戴上相同的故事。不管多麼昂貴的配件,多麼動人的情節,終究,一切對鑽石美好的幻想與傳說,都是人類文明賦予的神話。

 

 

對你我來說,鑽石確實象徵恆久,因為其堅硬的特性,不但經久耐用,也不需勞心費神小心的使用,而經過切割,其閃爍出璀璨的光輝也是其他寶石難以比擬。 但做為日常配戴的需求,比起價格昂貴,稀缺,我們追求不就是舒適方便的配戴體驗,高品質,好搭配,設計感獨特或是經典的單品嗎?

 

 

然而,在實際了解到傳統鑽石開採過程,對人力的大量需求,對自然地境,環境空氣水的需求,還有資本博弈的眾多產物,我不禁質疑,用這樣方式取得的美好,我們配戴的時候就可以心安理得? 而戴上培育鑽石的你我,配戴的不只是一條項鍊,更多時候是選擇用更有責任的態度,對環境以及他人的生存的平等發聲。 

 

 

第一次接觸培育鑽石,Lab-gorwn Diamond 是在幾年前的珠寶展,展場的一個小角落,那時後對於這樣的產品感到眼睛一亮,深入了解過後,發現這是一種較新的技術,利用 HPHT以及 CVD兩種方式打造。 前者 HPHT全稱 High Pressure High Temperature,故名思議,這樣的技術還原鑽石行程的高溫以及高壓環境,這也是為何在地球誕生之初,即可產生鑽石這樣的物質。

 

 

而 CVD的全稱為 Chemical Vapour Deposition方法,這是在1980s之後出現的方式在溫度的需求,只需要 HPHT將近一半,也意味著更低的耗能。在成果上CVD也率先製作出無暇的頂級淨度(Clarity) 而缺點生長過程可能會有其他礦物的雜質產生;而就鑽石生長來看,HPHT 的鑽石生長有14個切面,比起天然形成的8個更多,而CVD製成,則是只有單面生長。

 

 

話說回來,即便知道了箇中差異,一般以上的區別都必須在高倍數顯微鏡才能呈現,而能用肉眼看出差異的鑽石克拉數,早也非常人可負擔的價格了。近期,解封重新回到展場,這一次Lab-grwon Diamond早以不是之前小小的一個攤位,而成了一整個片區,這樣的成長是振奮人心的,也意味著更多的傳統珠寶再尋求更好的對話方式,與我們的環境。

 

 

或許那些把鑽石做為投資工具的人會為我的論點提出質疑,並認定培育鑽石不具備這樣的價值。 

 

我想問? 房地產也是投資,基金股票也是投資,付費購買課程進修也是投資,難道這不是合理化消費和虛榮的假象?    

 

 

抑或永恆本身就是假命題,畢竟個人有限壽命,只是滄海一粟,終將消逝在宇宙洪流,但我確信,在有限的年歲,我所熱愛的世界只有一個,而這樣的Mother Earth孕育了萬物美好的人事物,牽起我所珍視的人事物。

 

即便他也存在黑暗,像是地震,海嘯,乾旱以及洪水對生命的摧殘,或是烽煙與戰亂逃亡與死別,或是遭受性別的種族的不平等的對待,但也確是這些不美好的存在,彰顯出平等,尊重,信任這些價值的可貴和無價。

 

而做為個體,我們唯一能參與的,就是在每一次選擇,做出更負責的決定,在穿戴上你專屬的鑽石配飾之際,用對地球更好的方式,減少人類與人類,人類以及環境的衝突。  

 

#可持續消費培育鑽石